歷代書法 - 秦漢

『汉简牍墨迹欣赏』

汉简牍墨迹欣赏,图片来自《中国历代书风系列-汉简书风(一、二)重庆出版社》。 西汉《丞相御史律令》册 西汉敦煌马圈湾木简 西汉敦煌马圈湾木牍 西汉《劳边使者过界中费》册 西汉敦煌马圈湾木签、觚封检 西汉敦煌悬泉置简、牍、觚、封检 汉、新.敦煌马圈湾木简 新.《守御器簿》册 东汉.《居延令移甲渠吏迁牒》册 东汉《遂长病书》册 东汉.《居延都尉府奉例》册 西汉... 查看詳情

『河西简牍遗墨』

河西地区的主体地貌是荒漠戈壁,南面是东西走向绵延千里的祁连山脉,北侧是腾格里大沙漠。祁连山冰川在春、夏、秋季有季节性径流滋润着走廊地区的低地,形成了富饶美丽的绿洲。戈壁绿洲干燥少雨多风沙,相对严酷的地理条件形成了保护古代遗物的良好环境。 西汉武帝时期为解除匈奴在西北的长期威胁,出兵河西屯边、屯田,随着汉代对这一地区的经营,出现了大量的简牍文书,这些文书在河西这种特殊的自然条件下得到良好的保护。今天... 查看詳情

『敦煌汉简牍』

一九七九年在敦煌县马圈湾出土了大量汉简,一千二百一十七枚,包括隶、草、行三种书体。书记简为章草,文字婉转自如,流畅奔放,有大家风度,开后世狂草体势。是西汉中期与新莽之间敦煌境内日常应用的主要字体。 查看詳情

『居延汉简』 推薦

甘肃北部的额济纳河流域之古“居延”地区,在1930、1972年-1976年和1986年几次发掘中,获数万余枚简牍。古居延地区是驻军屯田之地,故简牍内容涉及政治、军事、日常生活等各个方面。因是日常实用文书,书写时随意自如,其书法便呈现出轻松直率之意。 查看詳情

『张掖都尉启信』

“张掖都尉启信”为一件21厘米×16厘米见方的红色织物,上方正中缀系,正面墨笔篆书“张掖都都尉信”六字,居延出土。汉代篆书墨迹出土不多,此作结构方正,用笔细瘦方硬。 查看詳情

『武威汉简』 推薦

1959年,甘肃武威磨嘴子汉墓数次出土汉简,其中的《仪礼》简469枚,日忌杂占简11枚;同时,在第18号墓中出土“王杖十简”。其中,《仪礼》简为《仪礼》的版本、校勘提供了重要资料,由于简册保存完好,墨迹如新,对于复原古代简册制度提供了具体例证。1964年,文物出版社出版了甘肃省博物馆、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整理的《武威汉简》,公布了这批简牍资料。 查看詳情

『武威王杖诏令册』 推薦

武威王杖诏令册,甘肃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此册约成于西汉成帝时期。简高约23.3cm~23.7cm,简宽0.9cm~1.1cm。现遗存26简,每简容字4~35个,现存甘肃武威市博物馆。它提供了汉代王杖诏书的格式,显示了诏书书体的特点。其字形普遍方正整饬,结体宽博,有官方文书矜持的风度。 查看詳情

『武威张伯升柩铭』

“武威张伯升柩铭”书于西汉晚期,是汉代特有的篆书,柩铭又名铭旌,将死者姓名书于帛上,敷于棺上。其书法是汉代最为珍贵的大字墨迹。方正宽博,圆熟,藏锋逆入,圆笔收锋,使铭旌书法具有浓郁的装饰风格。东汉以来的碑额篆书,亦承其绪。 查看詳情

『阜阳汉简』

《阜阳汉简》为西汉初期简册。1977年在阜阳县双古堆1号汉墓中发掘出土。墓主夏侯灶,为西汉第二代汝阴侯,是西汉开国功臣夏侯婴之子,卒于文帝十五年(前165年)。 查看詳情

『神乌傅』 推薦

神乌傅(赋) 长 2 2 厘米,宽 0.9 厘米。 1993 年3月出土于连云港东海尹湾汉墓中,傅的竹简共 21 枝,全篇约六百四十余字。 查看詳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