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法理論 - 清(大清)

《广艺舟双楫》 推薦

叙目 可著圣道,可发王制,可洞人理,可穷物变,则刻镂其精,冥䴙其形为之也。不劬于圣道王制人理物变,魁儒勿道也。康子戊己之际,旅京师,渊渊然忧,悁悁然思,俯揽万极,塞钝勿施,格细于时,握发抃然,似人而非。厥友告之曰:“大道藏于房,小技鸣于堂,高义伏于床,巧奰显于乡。标枝高则陨风,累石危则坠墙。东海之鳖,不可入于井;龙伯的人,不可钓于塘。汝负畏垒之材,取桀杙,取檐栌,安器汝。汝不自... 查看詳情

《临池管见》

上世结绳而治,自伏羲画八卦,而文字兴焉。故前人作字,谓之字画。画,分也,界限也。《尔雅·释丘》:“途出其右而还之,画邱。”注言:为道所规画。《释名》:“道出其右曰画邱。人尚右,凡有指画,皆尚右。”故用右手画字。或篆,或隶,或楷,或行,或草,皆当不忘画字之义,为横,为竖,为波,为磔,为钩,为趯,当永... 查看詳情

《艺概》 推薦

孙过庭《书谱》云:“篆尚婉而遇。"余谓此须婉而愈劲,遇而愈节,乃可。不然,恐涉于描字也。 篆书要如龙腾凤翥,观昌黎歌《石鼓》可知。或但取整齐而无变化,则椠人②优为之矣。篆之所尚,莫过于筋,然筋患其弛,亦患其急。欲去两病,赲笔自有诀也。 书之有隶,生于篆,如音之有徵,生于宫③。故篆取力¤气长,隶取势险节短,盖运笔与奋笔之辨也。 隶形与篆相反... 查看詳情

《包世臣题跋集》

跋荣郡王临《快雪》、《内景》二帖 古人论真行书,率以不失篆分意为上。后人求其说,而不得至,以直点斜拂,形似者当之。是古碑断坏,彚帖障目,笔法之不传久矣。南唐祖本,宇内罕覯,《潭》、《絳》、《大观》、《宝晋》诸刻,具体宋人,《停云》、《鬱冈》悉成赵法,卽华亭,力排吴兴,而《戯鸿》不乏赵意,良由胜国盛行赵书,摹鐫路熟,虽从眞跡上石,而六朝笔妙已不可见,加华亭选帖之时,甫逾强仕字,尚无笔鉴,復有舛故,... 查看詳情

《自跋草书答十二问》

余自得版本《阁帖》,篤嗜大令草,乃悟吴郡“不眞而点画狼籍”一语为无上祕宻。及见华亭覆《澄淸堂帖》载右军“又顷水雨以復为灾彼何似”两行十一字,嘆其如虫网络壁,劲而復虚,真吴郡所谓“同自然之妙有,非力运所能成。”因信高坐两行素书入神,高闲以下只可悬之酒肆。襄阳之言良非无见,徧閲唐人传... 查看詳情

《完白山人传》

山人,安徽怀寕之集贤关人也。姓邓氏,字石如,其名以敬避今上御名,下一字遂以字行,而更字顽伯,集贤关当皖公山下,故又号完白山人。少产僻鄕,眇所闻见顾,独好刻石,仿汉人印篆甚工,弱冠孤露,卽以刻石游性,亷而尤介无所合,七八年转展至寿州,时亳人前巴东知县梁巘,主讲寿春书院,巴东以工李邕书名天下。山人为院中诸生刻印,又以小篆书诸生箑,巴东见之嘆曰:“此子未諳古法耳,其笔势浑鸷,余所不能... 查看詳情

《记两棒师语》

予既记两笔工语为书,因忆旧识曹竹斋之论拳、潘佩言之论枪,录而传之。 竹斋,闽人也,江淮间健者,莫能当其一拳,故称曹一拳。老而贫,卖卜扬州,市少年以重币请其术,不可。予怪之,则曰:“此皆无赖子,岂当授艺以助虐哉?”拳棒者,先古舞蹈之遗也,君子习之,所以调血脉养寿命,其粗乃以御侮,必彼侮而我御之;若以之侮人,则反为人所御而自败矣。无赖子以血气事侵凌,其气浮于上而... 查看詳情

《记两笔工语》

王兴源者:归安之善连鎭人,估笔扬州兴教寺,甚困。扬市羊毫无佳者,嘉庆丙寅春,兴源介友人进其笔,试之而善。兴源欲将去再修,谓:“此笔固已无弊,然见君指势,修笔势以称之,当益工。”已而信然。 因问之曰:“寻常市笔,差可用者不过什一二,何耶?” 兴源曰:“此修工之优劣也。能手所修,虽千百管,皆精良如一,出... 查看詳情

《与吴熙载书》 推薦

熙载足下,承以裹笔不裹笔殊异之故为问。善哉,善哉!近人可与言此者希矣。僕亦略涉籓篱,数他家之寳耳。虽然不可不为足下尽言之。 二王真行草具存,用笔之变备矣,然未尝出裹笔也。唯南库本《十三行》“收和颜”三字,有一二裹笔,目係宋人摹鐫,间以已意,非其本然。夫字始於画,画必有起有止,合众画以成字,合众字以成篇,每画旣自成体势,众有体势者合,自然顾盻朝揖出其中,迷离幻... 查看詳情

《《十七帖》疏证》

《十七帖》初刻於澄淸堂,其本未见宋以后彚刻本,单行本有释文本、唐临本所见不下十餘种,大都入多尖锋出,多挫锋,转折僵削,俗工射利所为也。碧溪上人以余删拟《书谱》已刻成,欲写刻《十七帖》以道吴郡之源,其意甚盛,故为作是卷。梁武帝称右军“字势雄强,若龙跳天门,虎卧凤阁”唐文皇称右军“点曳之工,裁成之妙,势似奇而反正,意若断而还连。余远追微旨,结... 查看詳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