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斯譜 - 中國書法篆刻繪畫

王献之《洛神赋十三行》真相探赜 王献之《洛神赋》墨迹的流传


《洛神赋》是曹植的名篇,流传甚广,而相传由王献之书写的小楷《洛神赋》更是一件书法史上的经典名作,此书妍丽流美而又风神秀逸,是楷书中追求写意书风的代表作,在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,并产生过深远的影响。后世小楷对所谓晋人格调的追摹,无不以《洛神赋》为圭臬。但到宋代时,此作仅存其中十三行共二百五十字,而原作并未流传至今,刻本又辗转翻刻,流传有多种版本,本文以传世文献为依据,通过对史料的甄别和归纳,试图拨开迷雾,探究这件经典名作背后的真相。
【來源】
胡迪军新浪博客
【作者】
胡迪军
【類別】
書法知識 研究學習
【關鍵詞】
王献之, 洛神赋, 玉版十三行, 宝晋斋法帖
【瀏覽次數】
5733

王献之《洛神赋》墨迹的流传

Copyright AsThis.Com

关于王献之书《洛神赋》的记载,最早的当属北宋的《广川书跋》。《广川书跋》卷六有《洛神赋》与《洛神赋别本》两条记载,原文如下:1

洛神赋

逸少此赋,当以为第一,今无复存者。但子敬所书犹传,疑未可以伯仲间论也。谢安石尝疑子敬不逮父书,后世或谓不复可辨,且曰:外人那得知,岂书法虽一艺,彼亦自有至处,恐非造其域者,不能致论也。此书摹传失据,更无神明,点画存尔,非子敬书法尽此。 pu.asthis.com

洛神赋别本

今世所传《洛神赋》,余见者四本矣。王和甫家者号最胜,结字疏密得法,然不若此书,亦自与周子发家者稍异。子发谓:子敬爱书《洛神赋》,人间宜有数本,似未见其馀也。昔马澄评右军书,谓购进《洛神赋》诸书十余种,皆作今体。知逸少尝书此赋,子敬当是习其家学耳。然《书录》不记子敬《洛神赋》,其传之失,实将后人摹搨不可知也。字法端劲,是书家所难。偏旁自见,不相映带,分有主客,趣向整严,非善书者不能也。           大观元年正月为安希古书 pu.asthis.com

《广川书跋》作者董逌,字彦远,山东东平人,北宋藏书家、书画鉴定家,精于鉴赏。根据他的记载,王羲之也曾写过《洛神赋》,而王献之所书《洛神赋》很可能是“习其家学”,北宋时《洛神赋》传本尚多,就董逌所见,有安希古藏本、王和甫藏本、周子发藏本等四件,虽然外界传闻王和甫藏本最好,但董逌认为安希古藏本更好,董逌文中并未提到有残缺,但认为都是摹本,“此书摹传失据,更无神明,点画存尔”。 pu.asthis.com

上文中所提到的周子发,即北宋书法家周越,其藏本后来入藏宣和内府,被著录于《宣和书谱》。在《宣和书谱》卷十六《草书四王献之》中记有“正书:洛神赋,不完”2,可知此件入藏北宋内府时,已残缺不全,残损情况不明。 本文来自《如斯譜》

经过靖康之变,宋室南渡,至宋末元初时,见于记录的仅有两件。赵孟頫在所著《松雪斋集》卷十《洛神赋跋》中记载:3

晋王献之所书《洛神赋》十三行二百五十字,人间止有此本,是晋时麻笺,字画神逸,墨彩飞动。绍兴间,思陵极力搜访,仅获九行(百)七十六字。所以米友仁跋作九行,定为真迹。宋末贾似道执国柄,不知何许复得四行七十四字,欲续于后,则与九行之跋自相乖忤,故以绍兴所得九行装于前,仍依绍兴以小玺款之,却以续得四行装于后,以“悦生”胡卢印及“长”字印款之耳。孟頫数年前窃禄翰苑,因在都下见此神物,托集贤大学士陈公颢委曲购之,既而孟頫告归。延祐庚申,忽有僧闯门,持陈公书并此卷,数千里见遗,云陈公意甚勤勤也。陈公诚磊落笃实之士,不失信于一言,岂易得也!因并及之。至治辛酉既装池,适老疾不能跋。壬戌闰五月十八日,雨后稍凉,力疾书于松雪斋。(图1) Pu AsThis


图1 《松雪斋集》中的《洛神赋跋》

此跋赵孟頫书于壬戌年闰五月,即元至治二年(1322),赵孟頫于这年六月去世,当时赵孟頫身体已经每况愈下,这件王献之《洛神赋十三行》很可能是他最后的收藏。4 本文来自《如斯譜》

按照跋文中的记述,赵孟頫购得的这卷墨迹是写在晋代的麻笺纸上的。宋高宗赵构极力搜访,得到此卷墨迹的前九行,共176字,命米友仁作跋,米友仁鉴定为真迹。米友仁为米芾之子,在宋高宗内府所藏名迹后多有米友仁跋文,是南宋皇室御用鉴定家,具有很高的权威。 内容来自「如斯堂」

此卷后流入贾似道之手,赵孟頫跋中提到“不知何许复得四行七十四字。欲续于后,则与九行之跋自相乖忤,故以绍兴所得装于前,仍依绍兴以小玺款之,却以续得四行装于后,以‘悦生’胡卢印及‘长’字印款之耳。”也就是说,贾似道得到后四行74字后,并未将十三行连在一起装裱,而是按前后两段的顺序装裱的。 内容来自「如斯堂」

跋的最后,赵孟頫谈到了自己的收藏经过。跋中记载赵孟頫数年前在京城(元代京城在大都,即今天的北京)翰林院任职时见到此卷,委托集贤大学士陈颢代为购买。延祐己未(1319)四月,赵孟頫护病妻回家乡吴兴。延祐庚申(1320),陈颢托僧人带至浙江吴兴(今浙江湖州)赵孟頫家中。至治辛酉(1321)重为装裱,但因病不能题跋,直到壬戌(1322)闰五月才加以题跋,一个月后,赵孟頫去世。 Copyright AsThis.Com

《松雪斋集》卷十《洛神赋跋》后还提到了另外一卷:3

又有一本是《宣和书谱》中所收,七玺宛然,是唐人硬黄纸所书。纸略高一分半,亦同十三行二百五十字,笔画沉着,大乏韵胜。余屡尝细观,当是唐人所临,后却有柳公权跋,两行三十二字,云:“子敬好写《洛神赋》,人间合有数本,此其一焉。宝历元年正月廿四日起居郎柳公权记。”所以吾不敢以为真迹者,盖晋唐纸异,亦不可不知也。 内容来自「如斯堂」

因为赵孟頫亲自鉴赏过这两卷传本,还是真迹卷的收藏者,故而他的叙述,可信度极高。

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勾勒出这样一条递藏线索。王献之书《洛神赋》麻笺纸真迹,北宋时藏处不明,南宋时流入杭州,入藏宋高宗内府,仅存前九行,由米友仁题跋,后流入南宋权相贾似道之手,贾似道另购得后四行,与内府所藏前九行连为一卷。元代时此卷被带至北京,赵孟頫见后,委托集贤大学士陈颢代为购得,后由僧人送到湖州,藏于赵孟頫松雪斋中。可见此墨迹迭经宋高宗赵构、米友仁、贾似道、赵孟頫赏鉴,流传有序。 「如斯堂」整理出品

不幸的是,这件真迹卷在元代之后却失去了踪迹,未再在以后的各种记载中出现,消失在了历史的烟尘中。

而另一卷《洛神赋》十三行本,唐代经柳公权、柳璨题跋,北宋曾为周越所藏,后入藏于宣和内府,著录于《宣和书谱》,钤有宣和七玺。因为是写在硬黄纸上,被赵孟頫鉴定为唐人临本。 pu.asthis.com

此卷明代时曾著录于董其昌的著作中,当时为嘉兴书画收藏家项子京所藏。

董其昌《容台集》卷之五:题跋(三)《书品》记载:5

赵吴兴曾得洛神十三行于陈集贤灏,自题此晋时麻笺,思陵极力搜访,仅获九行百七十六字,故米友仁跋作九行,宋末贾似道复得四行七十四字,乃续于后,则以九行之跋不相属,遂以四行别装于后,以“悦生”及“长”字印款之,今此本不知犹在人间否?余所摹秀州项子京藏是宣和中所收,吴兴云更有唐人临本,后有柳公权跋,亦神物也。视世传十三行宋榻,何啻霄壤耶? 「如斯堂」整理出品

此跋手迹也见于董其昌辑刻的《戏鸿堂法书》卷一《洛神赋十三行》之后,而《戏鸿堂法书》中收录有《洛神赋十三行》三件,第一件为柳公权、董其昌跋,很可能翻刻自越州石氏本;第二件翻刻自玉版十三行;第三件称为唐搨本,有柳公权、周越、蔡襄跋,项子京所藏很可能是第三件。(图2 ) 本文来自《如斯譜》


图2 董其昌辑刻《戏鸿堂法书》卷一《洛神赋十三行》柳公权跋本

董其昌在其所著《画禅室随笔》卷一《临洛神赋后》一文中也提到这件项子京藏本:6

大令《洛神赋》真迹,元时犹在赵子昂家。今虽宋拓不复见矣。今日写此四行,亦唐摹冷金旧迹,余见之槜李项氏,遂师其意,试朝鲜鼠须笔。 内容来自「如斯堂」

此件曾入藏北宋内府的《洛神赋十三行》墨迹,末尾有柳公权题跋,文为“子敬好写《洛神赋》,人间合有数本,此其一焉。宝历元年正月廿四日起居郎柳公权记。”此卷笔画规整朴茂,稍乏韵致,不如真迹本华美,与赵孟頫所见唐临本的记载相符,后人多认为是柳公权所临,但并无依据。唐宝历元年(825)柳公权题跋时四十七岁,从笔迹来看,符合其早期书迹的特点,当为柳公权真笔。根据历代刻帖显示,其后还有柳公权堂侄孙柳璨的题跋,北宋时,有周越、蔡襄题跋。此卷流传至明代,为大收藏家项子京所藏,在明亡后失去了踪迹,也未能流传至今。 内容来自「如斯堂」

此卷与真迹本刻石相比,基本情况相同,第二行第十二字“悵”字也已缺笔,但竖心旁中竖尚存,“長”字首横尚在,第八行同样衍一“飛”字,以四点点去。可知唐代时真迹本就仅存十三行,“悵”字也已破损,唯最后一行第五字“轻”字未损,真迹本刻石中仅存右下角的“工”字。 本文来自《如斯譜》

3 1 糾錯